电子商务与跨境电商 当珠宝玉石遇上互联网
英国作家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面对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不少投身电子商务或跨境电商的朋友有同样的感慨。那么,当珠宝遇上互联网,会有怎样的火花呢?这会是一个春天还是冬天?
现 状
行业遇冷谋求转型
玉出云南。云南的珠宝玉石产业依托独特的资源和地缘优势发展迅速,配套产业链及从业人员也快速聚集,让这里成为知名的珠宝玉石集散地。然而,近两年,这个资金密集型行业感受到了浓浓的冷意。
在昆明的云南奇石城里走上一圈,看不到熙攘的人群。一些店铺大门紧闭,一些老板自斟自酌打发光景。一位翡翠经营者这样说道:“现在经营玉石,门店上看的人多、掏腰包的人少。而我们自己开网店,别人找我们更像大海捞针。”这句话说出了如今许多珠宝玉石商人的心声。
相关数据显示,云南珠宝玉石产业从上世纪80年代起步至今,特别是近10年来得到了快速发展,目前已成为年销售额超过300亿元、从业人员近50万人的大产业。据观察,云南珠宝玉石的热销区域几乎与云南的旅游热点重叠,在旅游旺季产生了双赢效果。但是,这一两年间,随着旅游消费市场的变化,珠宝玉石销售受影响。
“遇冷”的珠宝玉石商人正在发掘新的销售渠道。
不知不觉中,许多人的微信朋友圈里多了一群“微商”。他们有的每天在朋友圈里上新款,有的隔三差五发布产品,做起了固定圈子里的生意。这其中,珠宝玉石“微商”也是一支不断刷屏的新兴力量。
他们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以小型批发商、实体店主为基础的兼营“微商”,纯分享图片型的代购“微商”,无实体店的自营“微商”,对接大型“微商”平台的创业“微商”。他们各有优劣势,发展参差不齐,但是,把珠宝玉石产业带进了“互联网+”的时代。
还有一部分珠宝玉石商人在淘宝或“天猫”上开起网店,期待拓宽市场。但要想在数以万计的网店里被珠宝玉石爱好者找到,并实现成功交易,也非易事。“我们的网店几天都没有被浏览一次,就更不要说成交量了。”箴岩珠宝负责人于义祥感慨地说。
云南省黄龙玉协会专职副秘书长张宁介绍,珠宝玉石经济本身就是信任感带来的经济,而黄龙玉的认知度不算高,用淘宝店的方式经营很难有突破。他认为,黄龙玉还需要加大宣传推广力度,让更多的珠宝玉石爱好者认识并接受,才能带动消费。“网络拍卖、网络众筹、微信群销售对黄龙玉产业发展来说是投入成本低但参与度较高的方式,也是协会在积极开拓的‘互联网+黄龙玉’的新路径。”
珠宝玉石行业遇冷,他们希望借“互联网+”的东风谋求转型发展、走进春天,但是,困难不少。
逆 袭
网络创品牌赢市场
翡翠王朝,与它的发起人、创办者杨牧仁,可谓是行业中成功逆袭的代表。10年前,网上卖翡翠如同天方夜谭。10年后,一个诞生于网络、只做网络销售的翡翠品牌年销售额过亿元,发展势头正猛。它就是生在云南、长在互联网的电商——翡翠王朝。
杨牧仁是云南的“80后”,作为中国翡翠电子商务行业的先行者,他在2008年就做起了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网上卖翡翠。
珠宝消费通常是人们满足基本需求之后的精神层面的消费,不是那么迫切。而买卖珠宝,又与信任感密不可分,因此在互联网业务蓬勃发展之时,珠宝“上网”似乎不靠谱。
但杨牧仁和他的团队把这件看似不靠谱的事做得风生水起。
“之前许多人看到互联网是朝阳产业,却不知道怎么做,而翡翠王朝的建立,正是一群热爱互联网的人选择了翡翠。”公司一位负责人说,在传统翡翠从业者的意识里,先有翡翠才有互联网,而我们是用互联网思维审视翡翠。
通过网络,翡翠王朝建立起了自己的“线上+线下”产业体系:加工厂、实体店、玉雕师、官网和公众号等。其微信、微博有30万的粉丝,官网每天15万次的访问量,通过网络一天可以销售几十件翡翠。借助新媒体和自媒体的传播,翡翠王朝的品牌影响力日益扩大,加上对网络另一端购买者消费体验的维护,上千万、上百万价格的翡翠从网络卖到了香港、新加坡等地。
做品牌、做网站、做标准、重视消费体验,翡翠王朝用互联网把翡翠产业的各个环节有机结合起来,在珠宝市场低迷的当下逆袭突围。
有人说,互联网企业兴起与倒下的周期可以用6个月到1年计算,这是创意、智力与时间的较量。珠宝玉石行业同样不断上演此消彼长的好戏。在这个注重顾客导向与价值体验的时代,游戏规则被改写,但产品质量和诚实守信却被放在了最为重要的位置,这是互联网信息爆炸中被发现并记住的基石。像杨牧仁和翡翠王朝这样的故事,给“触网”的同行以深深的触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