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子冈杯 中外玉雕艺术家高层论坛 当代中国玉石行业前景分析

4月19日下午,2019子冈杯“中外玉雕艺术家高层论坛”于苏州国际博览中心隆重举行,苏州市雕刻行业协会会长马建庭、秘书长褚海波,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吴德昇、于雪涛,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杨曦、青年玉雕名家代表方红根,美国宝石学专家Richard Hughues、美国哈佛博物馆Peter Schilling以及博观董事长奥岩等中外玉雕家、行业领袖、相关从业者、媒体等200余人出席。

奥岩先生受组委会之邀首先发言,谈谈他对当下中国玉石行业前景的分析与展望。

当代中国玉石行业前景分析

奥 岩

一、当代中国玉石行业将继续前行

“为什么要将这个作为第一部分呢?因为这是行业发展的总的调性与方向问题,十分重要。 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角度来论证:1、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玉石文化有着8000年的丰厚历史,它的发展与延续符合客观历史规律;2、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收藏、佩戴玉石符合当代人对传统文化的精神追求与价值追求;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知道‘黄金有价玉无价’,当代国人对玉雕、对玉文化依然有着非常热切的需求与认同;3、从行业角度来看,我们内部通过几十年来的的发展,有着自身革新前进的动力与惯性。

“我要强调的是:从业者一定要有信心,我们身处非常符合市场需求、前景非常光明的行业,发展必然是主旋律!如果大家都非常清楚地保持一个积极的心态,了解行业发展历程中必然会经历的一些阶段性困难,那么我们只需主动克服、而不必恐慌。”

二、进入淘汰式发展阶段

“我们有了坚定的信念,下面我们来具体分析一些行业的现状。第二部分,我认为行业现在到了淘汰式的发展阶段:1、淘汰落后的经营理念;2、淘汰投机商家、低级作坊;3、淘汰低品质产品;4、淘汰不合理的价格体系。

“关于第4点,我们应该遵循市场规律看待这个问题。经过20年的发展,玉雕作品的价格已经比当年翻了太多倍。在这样的价格体系里,哪些作品或作者是真正符合的,哪些是虚高的,到了今天,尤其是在经济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是我们该深刻反思的时候了。商品的价格是把双刃剑,高价值势必带来利益的追逐与发展的动力;与此同时,过高的门槛也限制了行业的发展,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我们的社会竞争力。供求永远是博弈双方,而市场是最公平最透明的检验方式。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更加健康的价格体系,使得行业有序、长远地发展。

“综上所诉,我认为当前从业者要有紧迫感,要有危机意识,面对现实、切勿心存幻想。须知‘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不进步就将面临被淘汰!但是,紧迫可以,没必要恐慌,更不应该在恐慌中丢失自身定位。

三、 分层、分级、多元、共存

“第三部分,在经营、产品等多方面分层、分级、多元、共存:1、适应市场不同层级的需求;2、经营上要分层分级,找准高、中、低档的定位,有针对性地采取不同的经营手段;3、产品、工作室、创作理念都要更加多元化、跨界化。市场应该由多角度多层级、多元构成,但目前我们的市场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雷同;其次,对于市场需求缺乏分析:从受众的年龄段、消费习惯到风格、材质的喜好,都有不同层级。

“我是60后,我买东西比较看重两点:品质感和适合的价位。而80后、90后甚至00后的消费理念已经完全不同了,更加追求品牌、追求时尚、追求简单便捷。北京菜百的总经理王春丽告诉我,以前买黄金,叫‘耐用品、奢侈品消费’,现在则是叫‘随机消费’。年轻人们看见一件合眼缘喜的东西,,很快就买了,但可能戴5次就再也不戴了。大部分年轻人不会像我们一样习惯把玩一块玉,他们更需要饰品性质的。当然,玉雕仍然是我们最主要的发展方向,但就和田玉来讲,首饰化的和田玉已经占据总体市场的半壁江山。 对于苏州来说,如果能将苏州玉雕的优势很好地与首饰化结合起来,我想这是一条很好的发展方向。

“对于传统的消费观念与新兴主力消费人群的不同之处,认真分析才能找准自身定位,不可都挤在一条独木桥上。 除此之外,玉雕其实与其他工艺美术门类有着非常多的相同之处,为我们实现跨界合作奠定了基础。

四、 同行合作、跨界合作将成为趋势

“首先,关于业内合作:历史有着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规律。从30年前的玉雕厂到现在个人工作室的模式,是更利于发挥个人优势的变革;反过来说,现在很难再创作出那种震撼世界的大型作品,这不是凭一人之力可以完成的,需要同行之间的协作。其次,不同艺术门类之间有着相同的审美理念,那么借鉴融合、跨界合作就是一个必然趋势。我认为这一点上,苏州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地域并不广,但工艺美术门类非常多,所以人员够聚集,关系也够好,小酒喝的起来,便于不同门类的交流。我们的技艺虽然不同,但重要的是在交流的过程中寻找相同的对于美的认知。

“近几年我看见很多苏州工作室已经在内容、作品等多方便尝试合作,我衷心希望在马建庭会长的带领下能够有一件集苏州玉雕之大成的、震撼世界的、青史留名的国宝级重器问世! 举个例子,由资深收藏家吕亚芳先生主持创作的‘中国历代书法名家套牌’。他邀请数位玉雕大师分工合作,共同完成了这套有历史意义的大作。这套作品的价值自然也不可与单人作品同日而语。顺便说一句,(我可不是打广告啊!)这位老先生的个人收藏展将于5月13日在北京开幕,这是一个见证30年收藏之路的经典展览,值得大家去看。

艺术门类的跨界,吸收、借鉴其他门类的艺术理念、表现手法,结合多种材质。例如与金属、漆器、木雕、陶瓷的结合。比如这件漆与玉的结合,在我们苏州也有这样的范例。

    
徐云栋、闽中太朴 墨玉与大漆 “极光净天”观音美人对瓶

“总结这一部分,个人工作室模式是符合市场发展规律的,只是难免势单力薄,我的愿望一是各工作室能够遵循市场的需求,联合起来;二是传统玉雕现在是‘精而专’,深度由于而宽度不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应该积极向其他门类艺术学习、借鉴,希望大家勇于跨界,形成更大的合力。

五、 中国玉石产业将再次国际化

“讲到这个,很多人都有疑问:为什么说‘再次’,我们曾经国际化过吗?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晚清以来到建国初期的‘出口创汇’,再到改革开放的80年代之前,中国玉石市场就是一个外向型市场,玉雕作品主要都销往国外。只是近20年,我们的国际化程度低了一点。这个情况可能年轻的玉雕师们不太了解,但像在座的吴德昇大师、杨曦大师、有着国有玉器厂经历的人,肯定是知道的。

“下面这两张这张照片是我们博观机构所在的办公地点,北京懋隆文创园,很多朋友们都去过。它的前身就是始建于1964年的外贸三间房仓库,是北京工艺进出口集团的仓库,里面所有的工艺品都是为了出口,赚外汇。

“但是近20年,这种情况消失了。那么在2019年的此时此刻,我提出中国玉石产业将再次国际化的观点:随着世界的一体化,随着中国的强盛,随着我们行业的发展,再次国际化是必然的。这既符合市场的规律与需求,也是我们当代玉雕人必须有的信心和态度!

“以下是我们近几年的一些国际化事件,比如杨曦等几位大师的作品被大英博物馆收藏;还有我在缅甸的时候接受美国GIA的采访,这些年他们一直跟我有合作,我也不断地给他们提供中国当代玉雕行业的素材来发表,去推广中国玉文化的现状。包括此时此刻我们子冈杯的论坛能够有这么多外国的学者、玉雕师参与,这都体现了我们的国际化进程。

    
大英博物馆收藏杨曦作品

    
大英博物馆收藏俞挺作品

“前天我在出差中还赶出一篇介绍我们玉文化的稿子,这是英国FGA期刊的主动邀约我的。所以说我们这20年是埋头发展,忽略了国外对于渴望了解中国玉文化的需求,其实他们的意愿还是非常强烈的。 总结来说,再次国际化其实包括两个方面: 文化与作品。 中国玉石不仅仅是一种雕刻材质, 更加宝贵的是其背后深刻的华夏文化内涵; 如果仅仅想以审美与雕工走出国门、打动世界, 无异于“买椟还珠”。 文化自信、文化输出,是推动中国玉石文化走向国际舞台的坚实基础。

六、 互联网时代对行业的影响

“我们身处互联网时代,受其影响作出改变是无可避免的。我们以近几年最火的直播为例,讲一讲我的观点。这张是广东四会的直播城,据统计四会去年每天的直播成交额是6000万人民币,一年就是200亿人民币。这样的现象值得我们好好研究和探讨。

“而下面的照片也是在直播,但不是广东、不是苏州,而是在缅甸的瓦城。直播已经不仅限于国内,而是在具有行业特征的这样的集散地,都进行地如火如荼。我始终认为,直播所带来的绝不仅仅是销售模式的改变,而是会对整个产业链的发展方向产生重大影响!

“直播形式的优势有以下几点,

“而它的劣势也很多。最主要的就是会给消费者造成对玉文化、玉石产业的认知上的改变,形成一个品质不高、低端消费的错觉。

“我的观点是:现阶段直播等电商模式与适用人群尚不成熟,导致原本非主流的大量低端产品快捷、暴力地占据了消费者以及从业人员的视野与思维,压制了行业主流的高品质作品的曝光率,使市场呈现出浅薄化、单一化的趋势。长此以往,将拉低整个行业的品质,破坏长期以来建立的良好商誉,无益于长远发展。

“我要强调我的观点:互联网时代是个好时代,直播也是个好工具,只是现阶段的使用方向出现了偏差。积极探索如何正确利用互联网,为行业良性发展而服务,是当下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

七、结语

“我今天的讲演即将结束。最后我要说:疾风知劲草。当前市场行情下,是沉淀实力、促进产业成熟的阶段,我们应该从技艺与思想上都积极应对。我们的行业有着光明的未来!在浪潮中保持冷静的同仁们,将成为下一个市场机遇到来时的中坚力量!谢谢大家!